Archive for the Category ◊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Author:
• Monday, August 29th, 2011
蕭依釗的閉幕演說,為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劃下圓滿的句點。

蕭依釗的閉幕演說,為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劃下圓滿的句點。

(吉隆坡29日訊)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指出,能閱讀文學作品,是幸福的事;能創作文學作品,是更幸福的事。

她說,要熱愛生命,才能活出生命的深度,而一個作者必須熱愛生命,必須有一顆真誠、感恩的心,才能創作出好的作品。

為馬華文學盡一分力

“22年花蹤之路,儘管有風也有雨,但我們無怨也無悔,至少我們對傳揚馬華文學盡了一份力量。人事幾許滄桑,但栽花人的精神恆長不變。”

她在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閉幕禮上說,20年來,海外許多知名作家循著花蹤而來,不為名利,只為了協助推動馬華文學,而在這崇尚物質主義的時代裡,還有許多文學愛好者參加文學研討會,而且有許多人是從全國各地遠道而來,這令主辦單位深愛鼓舞。

“我們也欣慰的看到,花蹤伴隨著本地許多優秀的青年作家,包括黎紫書、梁靖芬、曾翎龍、龔萬輝、呂育陶、許裕全、方路、翁菀君、劉慶鴻、陳志鴻、翁弦尉、林建文等成長。”

訪柬越邊界村鎮獲頓悟

她說,半個月前,她到了柬越邊界的一個村鎮,探訪貧困學生,那邊的許多孩子是餓著肚子上學的。

“我去看望了一位患艾滋病的學生母親,她訴說過去每個月給她送藥的台灣組織‘知風草’因經濟困難撤離柬埔寨了,她身體日漸瘦弱。”

她說,這位母親根本不知金融是甚麼,但是世界上的政治野心家,還有華爾街的貪婪金融家,聯手牟取世界的財富,把幾十億的農民推向貧困的深淵,而善心的捐助人微薄的力量根本改變不了貧民的命運。

“當時我心裡充滿不平、惆悵、失望、無助,後來碰見一個赤腳的老農民,他對我這個陌生訪客微笑點頭,我突然頓悟,這些偏遠地區的農民雖然貧困,但他們熱愛生命。”

她說,坐在舉行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的舒適講堂,聆聽名師演講,她又有了新的頓悟,即我們要熱愛生命,才能活出生命的深度,而一個作者必須熱愛生命,而且必須有一顆真誠、感恩的心,才能創作出好的作品。

她期待參加第十一屆國際花蹤文學研討會的近300位文學愛好者中,至少能出幾位優秀的作家。

許多文學愛好者在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結束後,排隊要求第六屆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得獎人王文興在其著作上簽名留念。

許多文學愛好者在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結束後,排隊要求第六屆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得獎人王文興在其著作上簽名留念。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Monday, August 29th, 2011
梁文道(左)與長平在座談會探討“文學、現實和政治”以及“原鄉與他鄉”的關係。長平的女兒在座談會中途也走到台上嬌嗲的依偎在爸爸懷裡。

梁文道(左)與長平在座談會探討“文學、現實和政治”以及“原鄉與他鄉”的關係。長平的女兒在座談會中途也走到台上嬌嗲的依偎在爸爸懷裡。

(吉隆坡29日訊)香港時事評論作家梁文道認為,在看待今天的馬華文學,沒有必要再追究“原鄉”在何處,更有建設性的做法是切斷源流觀念,直接研究馬華文學在文字上的效果。

他昨日出席主題為“文學裡的原鄉與他鄉”的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在“文學、現實和政治”座談會上談論“文學裡的原鄉與他鄉”和“文學的原鄉與他鄉”。

他說,兩者之間有一些差異,在探討“文學裡的原鄉與他鄉”時,他認為馬華文學中有關原鄉和他鄉的描述有太多常見的筆調,以及同一框架內的懷舊感覺和修辭方式,究竟是作者本身的離散經驗,還是受到文學傳統影響,或者是為了書寫的必要才製造一個原鄉與他鄉。

原鄉他鄉為書寫而產生

“有時與其說這種原鄉與他鄉的感受是真實存在,不如說是為了書寫的架構才產生。”

在談及“文學的原鄉與他鄉”時,他認為,馬華文學不應該被理解為漢語文學的支流,更應該解讀為法國哲學家德勒茲所說的“少數文學”,也就是主流語言的少數運用。

他說,中國之外的漢語文學中,有大量固定語言的表述模式,例如“秋天落葉”、“寒夜”這些與中國氣候或地理環境相關的用詞,被綑綁在漢語書寫中的表達方式,在馬來西亞卻不適用,即使有情感認同,但是與真正的周遭環境格格不入。

“其實在漢語書寫中沒有出現過‘雨林’,這些都是需要配合環境自行選用的辭彙。”

他指出,日常文字書寫和講話用語,與社會環境、制度配合,並延續其效果,語言的主流使用方式將會鞏固政治效果和看不見的制度建制。

他說,而少數文學的文字使用將會擾動這種建制,中國讀者對香港、馬華文學的用字感到不適應是很常見的,因此他主張摒棄“源流”的觀念。

長平:須穿越他鄉原鄉
在理想國土耕耘

座談會另一名嘉賓中國時事評論作家長平指出,對於一名作家,必須在他鄉和原鄉中穿越,在現實和政治中穿越,其精神世界從不離開現實的土地,但一直在一個理想的國土中耕耘。

他說,有人說文學是一種逃避式的反抗,逃避的任務完成後,讓人誤解文學與現實的關係是對立的,文學是張揚個性和自我意識的說法不完整。

“一個真正自我的人,必須知道本身在社會中的角色和精神體系中的位置,即使是歷史傳承的角色,非常自我的人至少必須自知,這是很重要的自我內涵。”

他也提及文學工具論,例如文革期間,文學成為實現政治的工具,也有一種說法是,文學是一種逃避的反抗,這種逃避也是一種政治的姿態,而且有力地闡明了文學與現實、文學與政治的關係。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Monday, August 29th, 2011
黃子平(左)說,“異托邦”概念促使他認真思索,憧憬原鄉生活會否忽略了自己處在的空間;張大春則指出,他更崇尚“游”,能“游”才能從事其他活動及更廣泛地接觸生命。

黃子平(左)說,“異托邦”概念促使他認真思索,憧憬原鄉生活會否忽略了自己處在的空間;張大春則指出,他更崇尚“游”,能“游”才能從事其他活動及更廣泛地接觸生命。

(吉隆坡28日訊)台灣小說家張大春說,他儘量避免跟孩子談原鄉和他鄉的問題,因為他更崇尚游俠、游學或游仙的“游”,能“游”才能從事其他活動及更廣泛地接觸生命。

他指出,他的妻子是台灣嘉義人,他的兒子和女兒常常辯論他們的祖籍,兒子說他們是山東人,女兒卻說是台灣新店人,兩人在家族觀念上有嚴重的衝突,但他向來不斡旋。

“他們兄妹的衝突,我不會調理也不試圖調理,我不認為他們應該背負‘我們是哪裡人’才能談論話題,兒子說他是山東人,女兒說他是新店人,我裝聽不見,這叫‘神游’。”

家傳信仰這代或斷掉

他今日在“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上,針對“文學裡的原鄉與他鄉”的主題,發表上述談話,另一主講人是中國文學評論家黃子平。

張大春說:“也許有天女兒嫁到尼日利亞,兒子娶加拿大(妻子),這都不是我的事,若張家未來出現‘五顏六色’的孩子,我也無從反對。”

“有些看起來家傳的信仰,也許到我這代,可以將之斷掉。”

他指出,五代十國南唐宰相韓熙載在其《感懷詩》中嗟嘆,他在江南“做客”數十年後回到江北時,發現“舉目無人識”,因此不如回江南,因為“異鄉”的江南起碼還有人記得他。

“這是韓熙載羈旅他鄉數十年,不得回歸原鄉而得出的覺悟,也可以說他暗渡安撫自己羈旅外地的情感,不得不做的一個轉向。”

他說,生於檳州、學貫中西的辜鴻銘在馬建中的勸說下,剃髮蓄辮開始“中國化”的第一步並學習中國文化,但還是無法融入中國的體制。

黃子平:想像與真實不對立
他鄉變原鄉或更實在

黃子平說,法國哲學家傅柯提出的“異托邦”概念說明,想像和真實空間其實並不截然對立,因此,這促使他認真思索,憧憬原鄉的生活,會否使他忽略了自己處在的空間。

“我喜歡《花蹤之歌》歌詞,它提到(花朵)慢慢生根及開花結果,在本來是個異鄉的地方生根,使他鄉變成我的原鄉之一,這可能是更實在的一種態度。”

他指出,當人民離開原鄉太久,幾代都不在原鄉生活後,似乎不能放棄對原鄉的夢想和追求,所以會有尋根的運動或文學現象。

他說,鏡子裡的世界看起來像烏托邦,因為人不在那裡,但鏡子實際上是異托邦,因為鏡子真實存在,它用相反的動作與人們交流。

他指出,異托邦概念讓我們能更靈活地發現,想像空間和真實空間,並非那麼截然對立。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Monday, August 29th, 2011
李輝(左起)、江迅及朱自奮與出席者分享對報告文學的心得

李輝(左起)、江迅及朱自奮與出席者分享對報告文學的心得

(吉隆坡28日訊)報告文學兼具新聞寫實性與文學性,何者為重?甚麼才是報告文學作者應具備的素養,著名傳記作家李輝、香港報告文學作家江迅、中國報告文學作家朱自奮就上述問題,與大馬讀者深刻分享了各自對報告文學的心得。

3名主講人在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主題為“如何寫好報告文學”座談會上,也各自針對報告文學或以紀實文學概念概括的探討、呈現手法以及在網絡時代面臨的挑戰等侃侃而談。

李輝:事實永遠大於語言

中國傳記作家李輝強調,報告文學或他認為更適合稱之為紀實文學,作品就算語言再好,描述手法再生動,如果作品事實不具力量,作者的敘述就好像是建筑在沙上的高塔,是站不住腳的。

談到紀實文學的書寫,李輝說,作者必須對採訪對象經歷的時代、事件的來龍去脈有完整瞭解,才能將整個事件完整呈現,本身也會對寫作材料取舍自如,把最能體現力度的細節表現出來。

在寫實與文學修飾之間,如何拿捏取得平衡這等問題上,李輝始終堅持,事實的敘述,永遠要大於語言的力量。

“報告文學或紀實文學,應以事實和採訪人物的真實故事為最主要,如果把語言刁琢放在首位,作品的生命力或力度就會差得多。”

江迅:文人須有職業道德

另外,香港報告文學作家江迅也指出,任何一個作者,都有自己觀察的角度,都有自己偏重領域的重點,根據自己關注的領域,能力來決定寫甚麼,但文人必須有基本職業道德。

他也舉例李承鵬書寫的《李可樂抗拆記》,作為中國第一部以拆遷為題材的長篇小說,但媒體報導不斷,讀者對事件變得麻木,文學的介入不失為一種良好的發聲武器。

他表示,最近在中國文壇不時有作家文人提出“文學要回到現場”的概念,而之前有人提倡“在場主義”。

他說,所謂的在場主義就是要面對現實,而這個現實主要是文化精神層面,價值取向主要是批判性,而在場主義更注重當下性、介入性、精神性3個基本要求。

朱自奮:離不開完整性

中國報告文學作家朱自奮認為,報告文學真實性非常重要,是否能打動人心,是否有很高的人性洞察,以及對描寫現象的哲學思考,是決定報告文學是否具備長久生命力的重要元素。

“畢竟事件或現象和終究會過去,而留在事件或現象後的情感熱度或思想痕跡,會經過文學性橋梁,啟示一代又一代的讀者。”

她也指出,網絡時代對報告文學帶來很大挑戰,因為在這個人人可當作者,文學在這個環境下受到很大衝擊,顯得越來越碎片化、快餐式,但是報告文學與碎片化並不相容。

“報告文學離不開完整性的要求,只有作者對碎片化的東西進行綜合,描述與敘述才是完整,也恰恰是對報告文學真實性的考驗。”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August 28th, 2011

(吉隆坡28日訊)第十一屆花蹤文學獎新秀獎見證文壇新芽勃發長成一片娉婷花海,在花朵盛開的季節,文壇新秀也才氣綻放,其中第二度參加的李晉揚,在散文、新秀新詩組奪下首獎,成為雙料得主。

李晉揚分別在新詩組、散文組,以詩作《路上》、散文《虛構的世界》奪下首獎。

今日新秀獎共頒發3個組別,分別為散文組、新秀新詩組與新秀小說組獎項;3組別共收到321份作品,比上屆增加了67份。

6文壇新秀脫穎而出

其中6名文壇新秀脫穎而出,主辦當局邀請了馬華詩人方路、作家許裕全、何乃健分別頒發3組別獎項。

在散文組別,筆名中外五方的江歆善以《老爸的保險箱》與另一名年輕新秀盧姵伊憑《淹沒》,同獲評審獎,分別獲得300令吉獎金以及獎牌一座。

在新秀新詩組別,筆名莫子寒的洪才逸也以詩作《詩埋》奪下評審獎,獲得200令吉獎金及獎牌一座,而評審也特別在其餘參賽作品中挑選出葉蓬玲的《繭》作為推薦發表。

蔡綺琳以小說《小張》奪得新秀小說組首獎,獲得獎金1千“花蹤”錫雕一座,而評審獎則落入馬願越手中,他以小說《降頭》獲得500令吉獎金及獎牌一座。

出席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開幕禮、新書推介禮暨文學獎新秀獎頒獎禮嘉賓包括星洲媒体集團 執行主席丹斯里拿督張曉卿爵士、《花蹤》籌委會主席兼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以及多名海外名家包括王文興、鄭愁予、陳思和、焦桐、長平、江迅、洪珊 慧、孫愛玲、黃子平、朱自奮、李輝等。

觀後感

黃子平:一個盛大節日
中國文學評論家

“這是一個盛大的節日,我每兩年一定來參加這個盛會,每個環節都非常好。”

“報告文學的環節比較出乎意料,評委對報告文學會有比較多的見解,文類本身有很多爭議,也有很多人建議改成紀實文學,報告文學本身是一個很特定的概念,而台灣稱為報導文學。”

“紀實文學的範圍、寫法和傳統等都不一樣,能讓投稿人有更寬大的視野。”

周蓓姬:感覺非常開心
駐馬來西亞台北經濟
文化辦事處新聞組組長

“首次參與此文學盛會,感覺非常開心,看到馬華文學這22年成績,證明它在世界華文文壇上,確實占有一席之地。”

“另一方面,很高興看到來自台灣的作家王文興教授榮獲世界華文文學獎,作為台灣人,我們深感榮幸,也希望台灣日後能在世界文壇更上一層樓。”

洪珊慧:寫得非常精彩
台灣文學評論者
暨中央大學助理教授

“我覺得非常感動,也覺得馬來西亞是一個充滿文化、藝術和活力的國家。”

“作為馬華小說獎的評審,我認為今年入選的小說都寫得非常的精彩。”

林載爵:盛大文學盛會
聯經出版社發行人

“這麼盛大的文學盛會,在台北及香港都沒有辦法看到,我第一次參加,令人印象深刻。”

“除了頒獎給參賽者,此文學獎還有一個重要意義,即全球華人作家大集合,而得獎作者從本地的許裕全,到已跨出馬華文學的黎紫書,呈現不同面向。”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August 28th, 2011
張曉卿爵士、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和梁靖芬在“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的開幕禮上,推介這3本新書。

張曉卿爵士、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和梁靖芬在“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的開幕禮上,推介這3本新書。

(吉隆坡28日訊)配合“第十一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的舉行,主辦單位今日推介3本新書,即花蹤第一屆馬華文學大獎得主木焱及梁靖芬撰寫的《我曾朗誦你》和《朗島唱本》,以及《花踪文匯10》。

星洲媒體集團執行主席丹斯里張曉卿爵士、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和梁靖芬在“第十一屆花踪國際文學研討會”的開幕禮上,推介這3本新書。

《花蹤文匯10》收錄評審記錄得獎作品

《花踪文匯10》收錄了星洲日報第十屆花蹤文學獎各組評審會議記錄和得獎作品,包括報告文學、馬華小說、馬華散文、馬華新詩、馬華文學大獎,以及第五屆花踪世界華文文學獎得主聶華苓的作品《三生影像》摘錄。

《花踪文匯10》不僅展示了得獎作品的模範,也可讓讀者從中觀察及歸納出整體華文文學世界對優秀作品所設下的標準與要求,作為借鑒。

《我曾朗誦你》及《朗島唱本》定價20令吉,《花蹤文匯10》則是25令吉。

梁靖芬首本小說集
《朗島唱本》多元化創作

另外,《朗島唱本》是梁靖芬第一本小說集,收錄了她從1998年至2011年的作品,呈現多元的創作面向。

書名取自《朗島唱本》之篇,作者以耳熟能詳的本土老故事——浮羅交怡島的馬蘇麗傳說為主軸,採用了馬來班頓的文字節奏感與音韻的新實驗手法,創作出極富本地色彩且又淒美悲壯的小說。

書中有兩篇以馬戲團表演者為主角的短篇小說,透過走鋼索者的演藝與退休生涯,細膩生動地描繪出馬戲團過去的生態面貌。

《朗島唱本》也收錄了“阿布力鎮系列”,這是梁靖芬在星洲日報副刊的小說專欄《七劍》中,首次嘗試的極短篇創作。

梁靖芬來自森美蘭州瓜拉庇朥,作品曾獲花蹤文學獎小說首獎、佳作獎,著有散文集《夢寐以北》。

馬願越(19歲)。

馬願越(19歲)。

感到開心――馬願越(19歲)

“這是我第二次獲得花蹤新秀獎,但我依然感到開心及意外。兩年前,我獲得新秀散文評審獎。我從小就在媽媽的鼓勵下,開始寫作及參加比賽。我創作《降頭》的靈感來自馬來朋友的降頭故事,這是一篇亦真亦假的小說。”

感到驚訝――江歆善(17歲)

江歆善(17歲)。

江歆善(17歲)。

“我第一次參加花蹤這麼高榮譽的文學創作比賽就獲獎,讓我有點驚訝。之前我曾贏得全國中學生文學創作比賽的小說優秀獎。《老爸的保險箱》是講述父親疼愛的我方式,因為我沉迷閱讀小說,甚至影響到學業,因此,爸爸把我的小說藏到保險箱內。”

《我曾朗誦你》
見證木焱成長

《我曾朗誦你》收錄了木焱從1996至2009年的詩作,共分為六輯,見證了一個詩人的成長和詩風的轉變,輯一和輯二為木焱早期的作品,流露出年輕詩人奔放不羈的性格。

輯三以他居住的城市——台北為出發點,再逐漸把視角延伸到世界各個角落,如阿富汗、紐約和車臣,透露反戰的訊息;輯四,木焱回歸到他的出生地新山,並創作了八首散文詩。

輯五,詩人回到大馬,詩作更加貼近本土生活;輯六則呈現了多元創作素材,將眼光投放在世界大事,如汶川地震及西藏鎮壓事件,並以多首詩作向西方詩人致敬。

木焱生於柔佛州新山,畢業於台大化工系,現任職製藥業,曾獲台灣優秀青年詩人獎、隆雪華堂馬華詩歌首獎、游川短詩首獎等,著有《秘密寫詩》、《no.》、《毛毛之書》、《台北》,作品被選入台灣年度詩選和散文選等。

得獎感言

文壇上以”慢寫”著稱的王文興是第六位花踪世界華文文學大獎得主。

文壇上以”慢寫”著稱的王文興是第六位花踪世界華文文學大獎得主。

這個獎項意義特殊
世界華文文學獎得主王文興

“首先,非常感謝星洲日報給我這個獎項,這個獎項有個特殊意義,讓我更覺得感動,感動的是這個 獎不是地方性—它是一個全球性——給全球華人的獎。得這個獎,我個人有兩種心情:一是惶恐的心情,我覺得我沒有資格得獎。另一個是高興的心情,高興這個獎 送給了台灣,算不上肯定台灣的文學成就,不過肯定台灣對文學的愛好。

“我是昨天才來貴國,這一天的觀光,給我非常好的印象,這是一個非常美麗充滿活力的國家。讓我 也想起來,過去是否和這個國家有些情感的牽連。50年前,我們台灣講到這個國家,就會用四個字“椰風蕉雨”,用非常美麗的這4個字來形容這個富有浪漫情調 的國家。台灣也是椰風蕉雨,不過我們覺得這更屬於這個國家。

遠在40年前,我知道兩位我佩服的文人到過這裡:一位是郁達夫,一位是徐悲鴻。郁達夫的散文是中國白話文第一人,徐悲鴻是近代素描雙料第一人,跟隨他們的步履來訪貴國,我覺得高興,光榮。”

即將離職專心從事創作的龔萬輝,分別獲得了馬華散文大獎及馬華小說評審獎。

即將離職專心從事創作的龔萬輝,分別獲得了馬華散文大獎及馬華小說評審獎。

用文字補充遺失篇章
馬華散文獎得主龔萬輝

“我母親去世的時候留下的遺物包括兩本手抄歌詞本……這兩本歌詞被白蟻蛀壞了,我現在用文字補充這些遺失的篇章。”

“我感謝漂亮、賢淑的另一半,感謝她的陪伴,包容我畫畫、寫作的任性。”

“感謝星洲日報,9月就要離開專心創作,這筆獎金對我格外重要。”

媽媽無法到場分享榮耀

馬華小說大獎得主許裕全將獎項獻給逝世的母親。

馬華小說大獎得主許裕全將獎項獻給逝世的母親。

馬華小說獎得主許裕全

“這個獎最高興的人是我母親。原本我們要一起出席花踪文學獎,我母親洗腎中風,已經很多年沒有出過遠門……我很緊張,媽媽問我,如果會場輪椅不能進的話怎麼辦?我說,那我抱你。我問,如果我沒有得獎怎麼辦?她說,她用單手鼓掌。”

今天是媽媽去世第35天,她沒辦法來現場和我分享這份榮耀。

曾經有個朋友告訴一個故事,說古來有一個老人每天拿著他手上的身份證站在安全島,紅色身份證,政府很討厭他,把他紅色的身份證沒收了,老人就拿拖鞋。

我那時也笑了,這個笑話背後隱藏著非常大的無奈和悲傷,身為華人,比國家獨立的年齡還要長,還要久,竟然沒有身份,竟然拿不到身份證。

要寫這個小說的時候,朋友陳以傑,他就把一生當中因為沒有身份證而留下來的剪報都交給了我,我們在電話裡聊了好久,他說希望你把這個故事好好寫出來——今天,我相信我已經做到了。”

闊別花踪舞台8年,創作路上不寂寞的馬華作家黎紫書奪下2011花踪馬華文學大獎。

闊別花踪舞台8年,創作路上不寂寞的馬華作家黎紫書奪下2011花踪馬華文學大獎。

夢想將來能面向世界
馬華文學大獎得主黎紫書

“8年來,我不是在寫作,就是在做夢,或是一邊寫作,一邊做夢,我開始有了越來越大偉大,壯觀,我會夢想以後或許可以成為一個來自馬來西亞,卻能面向世界的作者。這個夢想是我從前不敢有的。

雖然沒有參賽,我卻一直遇到給我鼓勵和支持的人,包括能夠站在這裡也是因為這些人給我的鼓勵。

我感謝所有跟我說過你可以的人——包括聯經出版社的林載爵先生,寶瓶出版社的朱亞君先生,還有支持我寫長篇小說的卓美福先生。”

第十一屆花踪馬華散文大獎得主劉慶鴻。

第十一屆花踪馬華散文大獎得主劉慶鴻。

能碰觸心深處就是好詩
馬華新詩獎得主劉慶鴻

“寫詩的技藝有高下之分,寫作的態度卻沒有,詩只要能碰觸心裡最柔軟,最隱秘的深處,那就是心中最好的詩了。”

主評的話

作品優秀難選擇

馬華文學大獎主評陳思和。

馬華文學大獎主評陳思和。

馬華文學大獎主評陳思和

“每次面對馬華文學如此優秀的參評者,評審們的心情總是非常複雜。今年有7位參評者,2位以小說參評、3位以詩歌參評、1位以散文參評,1位散文和詩歌同時參評。他們都以自己的努力證明了自己的優秀,而對我們來說,只能選出一部,非常困難。

今年參評馬華文學大獎的詩歌、散文、小說,每一個種類都有非常優秀的成果。我到現在還回味著那 些充滿著現代意識的詩歌,如貓步蛇行,非常令人感動。有的散文作者能把親近的愛寫得如此慘烈,也有的作者能把一些非常平凡的日常生活細節寫得趣味無窮,讓 我們久久回憶。小說作者的短短千百字寫出了非常豐厚的文化底蘊。更有長篇,一部優秀的長篇,是馬華文學最高的表現。

這一次讓我們看一部新興的小說,在表述馬華文學的艱難歷史和那種豐富的敘述手法都讓我為之一震。

這樣的小說,套在整個世界華文的水平當中,它也是站在前面的。”

新詩獎主評鄭愁予。

新詩獎主評鄭愁予。

寫詩人不怕寂寞
新詩獎主評鄭愁予

“這10篇進入決審的詩,各有長處。

評審們一致認為,雖然得獎作品並不是大家完全同意的,但它絕對都是大家都讚許的。

如果詩的內容太灰色、太內向或太具知識性,就使這首詩被接受的程度降低。

寫詩是寂寞的,正因為寫詩人都知道,所以他們不怕寂寞。可以讓自己孤獨的走下去,和愛好詩歌的朋友們共同走下去。那麼詩的獎項花落誰家,就不要緊。”

寫得好不好先看散文

散文獎主評黃子平。

散文獎主評黃子平。

散文獎主評黃子平

“如果詩歌是酒,散文就是米飯;如果詩歌是舞蹈,散文就是走路。通常我們說,看一個人是不是好的小說家、好的詩人,先要看看他的散文是否寫得好。那麼,怎樣去評判一個人走路走得是否好看,還是有標準的。”

小說家也是寂寞的

小說獎主評洪珊慧。

小說獎主評洪珊慧。

小說獎主評洪珊慧

“鄭愁予說詩人是寂寞的,我認為小說家也是寂寞的,而且小說家需要更大的耐性去經營他的小說王國。

在這次的決審小說作品當中,評審們看到了一些有企圖心和創意的作品。最後,評審們以小說的整體結構、敘述語言的經營、還有選材與表現的深刻性,作為得獎的考量重點。”

報告文學獎主評梁文道。

報告文學獎主評梁文道。

報告文學作品不理想
報告文學獎主評梁文道

“今年的作品不理想,既不報告也不太文學。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形是在於大家對於報告文學的誤解。

也許大家以為,比起寫小說、散文、詩歌,報告文學的範圍特別窄,使到大家常常容易忽略它。

6位決審作品的作者都找到了很好的題材,有的還讓評審大開眼界。這點是需要被鼓勵。所以,評審團決定設兩個評審獎,首獎從缺。”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August 28th, 2011
洪珊慧:王文興苦心考量和精密計劃,力求小說文字於表意、聲音與影像的表現之完美組構。

洪珊慧:王文興苦心考量和精密計劃,力求小說文字於表意、聲音與影像的表現之完美組構。

(吉隆坡28日訊)台灣小說評論者洪珊慧指出,第六屆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得獎人王文興極力鍛鍊文字,每個文字的挑選、每句聲音的設計、每段文字意義的營造,都苦心考量和精密計劃,力求小說文字於表意、聲音與影像的表現之完美組構。

“這也是為何王文興的書寫與創作如此緩慢,一天最多只有三十餘字,包括標點符號。”

她今日在第11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上評析王文興的文學成就時說,王文興對小說語言文字進行反覆推敲,對標點符號、文句語氣再三斟酌,經過長時間、多次思考的錘鍊和沉澱,顯示他對文字的執著和一貫的態度。

文學作品如同生命進程

“長篇小說《家變》重新排版時,他花了一年時間校對,修改了約一百多字;《背海的人》出版時,他也花了一年時間校對,對於文字完美的追求,達近乎苛求的程度,在崇尚速成的社會,這是一種難得的堅持和美德。”

她指出,對王文興而言,文學作品是活生生的,如同人的生命、歷史的進程一般。他考慮整部作品隨時間、主人公心理情緒的變化,而讓文字的節奏、語調、表現度產生轉變過程,運用語言文字的變化或變奏來達成表現效應。

推動“文學慢讀”教育
王文興致力小說文學創新

洪珊慧說,王文興的長篇小說《家變》描寫一位現代知識青年在成長過程中,與家庭和倫理秩序之間的衝突,其小說內容與其獨特的文字表現,引發當時台灣文壇的注目與討論。

“慢讀”和“慢寫”
追求文學藝術創作

她指出,另外《背海的人》則描寫一退伍軍人“爺”落魄於東岸小漁港的兩個長夜的獨白,內容涉及哲學、神學、文學、政治、社會、人性、命運、救贖、愛欲與死亡、矛盾與孤獨、存在與毀滅等命題。當中文字的狂放姿態,近似書法草書般淋漓盡致地揮灑奔放。

“王文興致力於小說文學的創新實驗,也可稱為‘新白話運動’,繼五四傳統以來,對現代文學的一種新思考和新嘗試,將中文敘事語言的藝術推向一種理想境界,突破現有白話文的框架與缺點。”

她說,王文興退休後投身於“文學慢讀”推動工程的教育,穿梭於各大學校園和民間講學,與年輕人討論文學慢讀的方法和其中閱讀的觀點見解。

“‘慢讀’成為王文興的文學信仰之一,‘慢寫’成為他追求面面俱到的文學藝術創作的必然道路,這種執念無疑是一種文學典範與文學之上的價值。”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August 28th, 2011
王文興從其著作《家變》中摘錄一段,講解“telling”與“showing”敘事手法的不同,以及《易經》中“退藏隱密”的概念。

王文興從其著作《家變》中摘錄一段,講解“telling”與“showing”敘事手法的不同,以及《易經》中“退藏隱密”的概念。

(吉隆坡28日訊)第六屆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得獎人王文興今日在第11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分享創作心路,為與會者上了一課文學賞析,也展現其創作與構思的認真和細膩。

他從其著作《家變》中摘錄的其中一段,以實際例子講解“telling”與“showing”敘事手法的不同,以及採用《易經》中“退藏隱密”的概念創作。

有關情節是敘述一對父子在逛街,通過對話和動作,讓讀者間接感受到故事發生的時代背景、地點、週遭環境和人物。

他說,“telling”是直接告訴讀者時間、地點、人物,而“showing”則是通過側寫,告訴讀者這些事情,雖然“退藏隱密”,卻一樣能夠傳達訊息。

“短文是主人公回憶的一段往事,但是沒有採用文字敘述他陷入回憶,而是直接跳到往事,從父子的對話中,瞭解到故事發生的時代背景和所在之處。”

他也指出,父子之間的互動也可以讓讀者感受到他們之間深厚的情感。

他說,當父子要回家時,文中提及“於是他們轉回來走”,形成一個變化,文中主人公方向的轉變,帶入下一個主題,小說需要像孫悟空,講求變化,不同的變化之間互相呼應。

他也提及,文中“人力車拍拍地從他們身邊跑過”,除了描繪街景,“拍拍”兩字也描寫了人力車夫光腳拉人力車的聲音,一副鮮活的場景應運而生。

大會播映紀錄片
王文興小小房間創作

較早時,大會也播映其中一段關於王文興的紀錄片,王文興坐在小小的房間創作,房間有一扇窗,只有一張桌子和椅子,滿桌子滿地的碎紙片,記錄了王文興的構思和草稿,畫面包括他創作時不斷敲鉛筆的小動作。

王文興戲稱小房間像一個“牢房”,紙片上密密麻麻都是字,讓大家一窺一位知名作家創作時的情況。台灣文學研究者洪珊慧也參與製作這部紀錄片。

創作逾五十年
王文興為台文學樹立新典範

王文興是國際知名的文學家。高中時期開始寫小說,考上台灣大學外文系,於1960年和同班同學白先勇、歐陽子、陳若曦等人創辦《現代文學》雜誌。大學畢業後留美。

1965年回台灣,受聘於台大外文系及中文系。

王文興在其作品《家變》、《背海的人》等小說裡的文字的奇絕運用,為台灣文學樹立了的新典範。

王文興第一部長篇小說《家變》榮膺香港《亞洲周刊》“二十世紀小說一百強”之一,及台灣文建會三十部“台灣文學經典”之一。

王文興除小說創作之外,另有《書和影》、《小說墨餘》、《星雨樓隨想》等散文集,作品涵蓋短篇小說、長篇小說、散文、手記、劇本,以及文學藝術評論,創作逾五十年。

他曾於2007年獲台灣大學榮譽博士學位,2009年獲國家文藝獎,2011年獲法國騎士勳章榮譽。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Friday, August 12th, 2011
(吉隆坡12日訊)台灣著名文學家王文興、小說家張大春和文學研究者洪珊慧聯同《亞洲周刊》資深特派員江迅踏著花踪而來,將出席8月27及28日舉行的花踪頒獎禮和文學研討會,令本屆花踪文學增添更濃厚的文學色彩。

王文興知名文學家
王文興是國際知名的文學家。高中時期開始寫小說,考上台灣大學外文系,於1960年和同班同學白先勇、歐陽子、陳若曦等人創辦《現代文學》雜誌。大學畢業後留美。1965年回台灣,受聘於台大外文系及中文系。
王文興在其作品《家變》、《背海的人》等小說裡的文字的奇絕運用,為台灣文學樹立了的新典範。

張大春“文化頑童”

張大春,曾任時報副刊編輯、現任電台主持人。其創作量豐沛,創作風格號稱魔幻寫實主義,被譽為“文化頑童”。他在鮮明的敘事風格背後,也有著對寫實傳統的不斷思索。他的作品嘗試結合時代脈動,創作領域寬廣。

他曾以“大頭春”的名字出版系列小說,如《少年大頭春的生活周記》、《我妹妹》、《野孩子》,另著有小說《雞翎圖》、《公寓導遊》、《四喜憂國》、《大說謊家》、《歡喜賊》、《城邦暴力團》等。

洪珊慧文學研究者

洪珊慧是台灣文學研究者,中央大學中文系博士。

曾任長庚技術學院、南亞技術學院通識中心專任講師。著有《性.女性.人性──李昂小說研究》、《新刻的石像──王文興與同世代現代主義作家及作品研究》。近期論文有〈以《完全壯陽食譜》調製《鴛鴦春膳》──焦桐與李昂飲食書寫中的性與政治〉、〈《家變》與《孽子》中的父子關係與對「真實」世界的追求〉、〈深坑澳舞台上的「單口相聲」-王文興《背海的人》之小說語言探討〉等。

江迅《亞洲週刊》資深特派員

江迅是香港《亞洲週刊》資深特派員、星洲日報及中國多家報刊的特約專欄作者,曾獲香港、上海、北京、吉林等多項文學獎和新聞獎。

作品包括《崛立雷州》、《大下海》、《1998中國病》、《行筆香港》、《跨越2000年》、《香港的七情六慾》、《港人創業上海》、《香港,一個城市的密碼》等。

除了他們之外,多名著名作家如鄭愁予、陳思和、焦桐、黃子平、梁文道、長平等也將出席於8月27日晚上8時舉行的“花踪文學頒獎禮”以及28日舉行的國際文學研討會上演講。

王安億平路許志遠
無法出席研討會

另一方面,工委會懷著遺憾的心情通知大家,原答應參加花踪活動的海外作家王安億、平路、許志遠因臨時有要事無法來馬。

現任上海作協主席的王安億臨時收到通知必須到北京出席會議。她說:“感到非常抱歉、無奈!”

平路目前人在美國搜尋小說資料,但過程並不如預期順利,她被逼延長在美國的逗留期,無法在8月底返回亞洲。

兩人通過電郵,向花蹤文學研討會參加者致萬般歉意。

中國大陸評論家許知遠在外地出差途中,遺失了國際護照,這使他無法來馬。

他表示非常遺憾,因為錯失了第一次來馬演講的機會。

“文學裡的原鄉與他鄉”
28日舉行邀報名

本屆花踪國際文學研討會的主題為“文學裡的原鄉與他鄉”活動將於8月28日(星期日)上午9時30分至傍晚6時在KLCC3樓會議廳舉行。

喜歡文學的讀者,千萬別錯過這個與海外傑出作家面對面交流的機會。

有興趣者,歡迎於8月15日前報名。報名費為50令吉。報名表格可到www.sinchew-i.com/special/huazong下載。

任何疑問,可於辦公時間(11am-6pm)致電本報文教部:03-79658522/8542詢問。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Friday, July 29th, 2011

(吉隆坡28日訊)兩年一度的文學花季即將來臨,星洲日報誠邀文學愛好者參加於8月28日舉行的“第十一屆花踪國際文學研討會”。

今年8月文學花開之際,星洲日報成功邀請中港台地區的重量級作家如鄭愁予、王安憶、陳思和、焦桐、平路、黃子平、梁文道、許知遠及長平等前來擔任本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的主講人。此外,我國許多著名作家也將受邀出席活動,一起交流。

研討會上,出席者除了將聆聽到各主講人分享的創作歷程外,也將藉由文學課題互相交換心得。

隨著歲月的累積,兩年一度的星洲日報“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不知不覺已經成為國內讀者、海內外的知名作家、學者的“賞花”之約。

8月15截止報名
花踪國際文學研討會將於上午9時半至傍晚6時在吉隆坡會展中心3樓會議廳舉行。

凡有興趣者,請於8月15日前報名,名額有限,報名從速。逾期恕不處理。

雖然百物已漲,但星洲日報體恤讀者,不調漲研討會報名費,與上屆一樣收取50令吉。所有的參加者將獲得一份證書、《花踪文匯》1本及當天活動手冊。

有興趣者,請填妥表格後,連同支票、銀行匯票或郵政匯票(抬頭誌明:SIN CHEW MEDIA CORPORATION BERHAD),郵寄至星洲日報文教部“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工委會,SIN CHEW DAILY,19,Jalan Semangat, 4620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報名表格已刊於前兩天及今天的星洲日報《副刊》。

若有任何疑問,請致電星洲日報文教部:03-7965 8522/8542詢問。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國際研討會 | Tags: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