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ategory ◊ 第十一屆花踪文學獎評審紀錄 ◊

Author:
• Sunday, September 11th, 2011

這屆的新秀新詩獎共收到128篇來稿,經初審委員曾翎龍、陳燕棣、蔡興隆選出19篇進入決選的作品。

3位決審評審由19篇決選作品中投票選出5篇進入討論,得票的作品如下:

《路上》3票(方、呂、沙)
《詩埋》3票(方、呂、沙)
《阿嬤的話》3票(方、呂、沙)
《繭》3票(方、呂、沙)
《再見,母親的青春》1票(方)
《G-20》1票(沙)
《我朋友》1票(呂)

作品討論:

方:心目中的首獎是《詩埋》,評審獎則是《路上》。我覺得《詩埋》的文字比《路上》來得好。

沙:這一屆並沒有什麼很特出,特別吸引人的詩作,水准上也較為平均。我覺得《路上》寫得較工整,詩的基本技巧與結構都有照顧到,《詩埋》如方路所講的,文字很不錯,但這種題材的詩很多,看多了就覺得比較普遍,沒有什麼特別吸引人的地方。我的第一名是《路上》,第二則是《繭》。

呂:我的第一名是《路上》,第二名是《阿嬤的話》。選《路上》是因為它在新秀組是少有的敘事詩,而且以緬甸的昂山舒吉為題材,成功走出本土,跨向國際。另外,詩的文字也很成熟,以新秀的角度來看,算是很成熟的新秀作品,我評了這麼多屆新秀,在印象中,它應該是最好的一篇。而《詩埋》也是我的前五名,但就像沙禽說的,的確比較普遍,是一首向內的詩,就是不停地向內鑽,而《路上》恰好相反,是一首向外的詩。像《詩埋》這樣的詩太多了,而且沒有寫出一些新的東西,雖然文字不錯,但沒帶出新意,在一堆作品中比較容易被忽略。

方:我覺得《路上》這類的詩比較容易掌握,聰明的話很快就可以掌握並進入主題。而《詩埋》文字上的處理,可以看出寫作人的潛力。若拿兩篇詩來比較,以題材來講,可能《路上》會佔優勢,若就文字上的鋪成而言,《詩埋》會讓人眼前一亮。其實昂山舒吉也有很多人寫過了,還寫得很不錯,如台灣的許悔之。

沙:我還是認為《路上》比較優秀。這兩首詩分別寫現實與語言,像方路所講,的確寫外在的東西比較佔便宜,因為現實是很廣闊的,而向語言方面發展,就會被局限,要超越別人是很不容易的。

呂:《路上》的意象都很活,如其中的一節“2007年上街的僧侶被當成泥土種以槍彈”,這種寫法讓我還蠻驚訝。一般新秀都很難掌握敘事詩,尤其是外國的題材,這一屆也有一些是以本地為題材的敘事詩,但都表現得不是很好。

沙:《詩埋》得評審獎是可以接受的,的確如方路所講文字上很不錯。但另一篇《繭》的寫法是開放式的寫法,以《路上》及《詩埋》為例,《路上》是寫現實的題材,《詩埋》是寫關於詩的題材,而《繭》在這麼多作品裡面顯得特別,是因為它的題材和主題可以有很多解釋,和多方面的聯想,沒有限定在一個方向。不同生活歷練的讀者會有各自不同的解讀,這樣的詩可以讓讀者參與在詩裡面,這是我覺得這篇詩的特別之處。我覺得它可以得評審獎,但不會堅持,是希望兩位可以注意到這一點,考慮一下。

呂:比較之下,《阿嬤的話》比《繭》遜色,《繭》的張力更強。單單看題目並不懂《繭》要表達些什麼,即使看完之後,心中還是存有很多疑問,這樣的詩有個好處,非常耐讀。不像《阿嬤的話》看了前5行就可以猜到要講些什麼了,而且結尾也弱了一點,沒有為人物(阿嬤)勾畫出讓人印象深刻的畫面,這一點是挺可惜的。以人物為題材時,應該要讓讀者在讀完之後對所寫的人物留下深刻印象。《阿嬤的話》開頭是寫得不錯的,尤其是語言方面都掌握得很好。這一屆單單是以詩的語言來講都很好,尤其是前五名,都沒有再看到破碎的語言,一些不准確的意象都沒有出現了,我覺得這是個很大的進步,也是整體上的進步,不僅僅是一兩篇,這是值得高興的。《阿嬤的話》語言上還是成熟的,但結尾還是吃虧了一點。我也沒有對《阿嬤的話》堅持。

沙:《阿嬤的話》這一類題材很多人都寫過,無形中看的人就會與過去看過的做比較。這是挺吃虧的。

呂:其實《詩埋》和《繭》有相似之處,都是寫內在的東西,不過《繭》的語言張力比《詩埋》更大,可以去到更遠的地方。

方:《繭》的文字的確好,可能是太濃了,一些長句,整體讀起來不太容易掌握,要怎樣解讀它?

沙:的確不容易掌握,可能比較生硬,但他就是要營造一種開放式的閱讀,要讓讀者參與,可能是功力還不夠,不過這種嘗試是很好的。

方:看《繭》的第一行,“據說,她的誕生是一個疲憊的真理,用雪的話語偽造旭日的目視”怎樣解?

呂:《繭》是一首比較難解讀的詩,讀了幾遍後可能還是不明白。這是早期現代詩的一種意象、寫法,有點像洛夫、余光中他們的寫法。

沙:我嘗試解讀一下,前面兩句可以解讀成在講藝術,也可以說是講愛情,每一個讀者都可以本身的經驗來詮釋它的語言,這就是所謂讓讀者參與的詩。

呂:它有點回到早期五、六十年代現代詩全盛時期,那時期大量使用超現實的語言,這首詩有點像是那個時代誕生的詩。當然要解讀它是比較困難一點,“她”也可以是代表宗教,或其他的。

沙:他的寫法就是可以任由讀者解釋,只要你說得通就可以了。但我真的並不堅持,《詩埋》和《繭》我都可以接受。

方:看《詩埋》的第七段“假若連綿夜雨,外頭的枝葉叢生而錯亂的途徑,徘徊的是否只有月光的嘆息”,這樣的表達就比較柔美,我們應該鼓勵這種詩的語言。對於新秀來說,可以掌握這麼有詩意的文字是比較難得的。

呂:現在我們要決定的是選擇哪一種詩的語言,而這幾篇的語言都是不一樣的。

沙:我是認為應該給新秀看些新的東西,讓他們意識到有這麼一種詩的方式。《詩埋》是很不錯,但應該是一般新秀能夠理解的寫法。《繭》比較難理解,但如果能夠嘗試去閱讀的話,對新秀來說應該是有幫助的,給他們另外一個嘗試的方向。

呂:但選《繭》其實有點冒險的,一些新秀看了會發現這是一種詩的語言,也有可能一些新秀會誤會只要寫一些看不懂的東西,評審就會喜歡。這樣的話選《繭》或許會對新秀傳達出錯誤的訊息。

沙:這個問題我也想過。其實不會,一篇胡言亂語的詩,要讓另一個人詮釋到說得通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多多少少還是有一定的詩路。

呂:那要選擇五、六十年代現代詩的語言呢?還是70年代有點回到鄉土時代,較淳樸淺白的現代詩語言?70年代羅智成、楊澤的詩比起五、六十年代洛夫和余光中的詩,就比較淺白。

方:我建議推薦發表《繭》,讓3種詩風都可以呈現出來。

呂、沙:贊成。

經過一番討論,3位評審最總達成協議,把《路上》列為首獎,《詩埋》列為評審獎,並推薦發表《繭》。

評審總評:

沙:整體上有進步,很特出的就沒有,但也沒有特別差勁的作品。

呂:我印象中,這一屆是最出色的,這次沒有一看就想刷掉的稿。五強都寫得蠻好,我的好是表示,都四平八穩,沒有破碎的語言,詩的意象也相對的比較準確,這是我對詩的基本要求,這一屆的新秀都達到了。這屆雖然沒有再玩弄後現代的語言或格式,但如《非詩不可》寫的是現在最流行的facebook,雖然寫得不出色,卻很貼近時代的脈搏,是值得鼓勵的嘗試,另外一篇《G-20》寫的是國外的示威事件,題材也很不錯,至少新秀們開始關注國外的課題。

方:這一次的評審讓我覺得新秀的詩風轉變了很多,包括我們3個評審選的詩都呈現了不同的詩風,這是個很好的現象,至少他們嘗試了很多不同的創作風格,不過比較大格局的詩作就沒什麼看到,這可能是受網絡文字影響。我希望新秀可以注意一下,網絡上的文字可能會影響他們書寫的素質,鼓勵新秀盡量回到文本的閱讀,再真正的掌握詩的語言。這次的作品,一般上都可以看到亮點,是個很好的現象。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文學獎評審紀錄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August 28th, 2011

日期:2011年6月5日(星期日)
時間:上午十點
地點:星洲日報總社4樓會議室
決審委員:潘碧華(以下簡稱“潘”)、許裕全(以下簡稱“許”)、梁靖芬(以下簡稱“梁”)

本屆花蹤新秀散文組共有120篇參賽作品,其中有6篇不合規格。由周秀慧、莊家源和羅舜堅擔任初審,評選出20篇作品進入決審。決審評委是許裕全、潘碧華和梁靖芬,首輪投票中共有6篇作品得票。

投票結果:
《共生》3票
《虛構的世界》3票
《淹沒》3票
《任春堂》1票(梁)
《亡魂奏》1票(潘)
《老爸的保險箱》1票(許)

一票作品討論:

《亡魂奏》

潘:我選的是《亡魂奏》。記得上一屆關於死亡的題材也是較多。它的優點是比較冷靜,從當初到後來的過程,後來對死去的亡魂的感觸,我看中的是這些。但它是我擺在第三的作品。

許:死亡的題材年年都有,今年只有一篇《亡魂奏》。結構有些問題,詞不達意,錯別字也多。

梁:我也喜歡他冷靜下來之後家人如何去面對的那一部分,最後倒數第二段還不錯。

《老爸的保險箱》

許:我的一票是給了《老爸的保險箱》。很鮮活地描寫了父親和女兒的互動,好像保險箱不只是道具,文章流暢,人物也鮮明。新秀能做到這點真的很讓人感恩。你不需要選一個很大的題材,而你又能駕馭得很好。從行文、老爸和兒女的對話,可以看到家庭很融洽,讀起來也沒有語言障礙。標準的新秀散文。這一篇會是我的第二名。

潘:若多一個獎的話,我也會考慮這一篇。

梁:你要爭取嗎?

許:我要爭取。他的人物真的很鮮活,內容很有趣。

潘:最近一些參賽作品很缺乏這個類型,都是很沉痛、刻畫內心細膩,像生活方式的刻畫比較少。看的時候比較少阻礙,文字也很簡練,符合他們的那個年紀。但可能我們想到參賽,會選擇比較有內涵的作品,所以忽略了。那我們就保留這一篇。

《任春堂》

梁:《任春堂》其實我沒有很堅持。開始時寫的是一個小鎮,有點零散。然後寫他和這一間小店的故事。最後一段有點睛的作用,倒數第四段中草繩的意象也還不錯。可是有點零散。

許:題目指的是藥舖,但對藥舖的描寫卻沒有到位。如果可以把焦點集中在藥舖,然後再往前或是往後移,那會更好。太多部分和任春堂沒有直接關係,失焦了。

潘碧華:文字不錯,但是點題不好。

三票作品討論:

《淹沒》

潘:《淹沒》是我放在第一位的。它的層次很多,講的內容、包含性也很廣。除了寫白蟻如何侵襲房子,淹沒也包括了時間如何逝去、離開木屋,第三個層次講歲月,疾病如何淹沒母親的腳。整個結構和鋪陳方面,這一篇是相當不錯的,帶出了生命的感悟,時間感、時間流逝的這一些,淹沒的除了現實生活中的白蟻和時間,還包括了時光、母親的青春等,看起來層次很多,所以我選他為第一。

許:這篇我覺得題目和破題都差。那個題記有點莫名其妙,很虛,不知道在寫什麼。從白蟻到疾病侵襲母親,轉接不錯,母親那部分寫得太少。再來是語病的問題。

梁:我也喜歡這篇的層次感,開始講白蟻到後來原來是在講母親。我也喜歡他努力刻畫聲音的各種形貌。本來我覺得“我們的耳蝸慢慢爬出來”有語病,後來其實也說得通,還蠻形象的。我覺得整篇他是要通過白蟻來“修煉聽見細聲的能力”作為轉接,開始鋪排母親的部分。

許:後面在夜市走失的畫面有必要嗎?

梁:母親的出場有點怪。但這篇我沒有給他第一是因為用句太拘謹了。他很努力地想要描寫,所以看起來不太自然。比如最後第二段,太刻意,有點難以駕馭。

許:在文字方面的形容也有點問題。母親陪父親的場景在選擇上也顯得怪。

《共生》

許:這篇很感人。他的共生寫的是父親與母親的關係,前面寫太多實物,很零散,與共生沒有什麼關係。

潘:共生也包括家人和父母,也包括他們在一起的生活。因為之前家人都在外地,後來母親意外之後,一家人又在一起了。這些早餐的場景讓我有所感觸。

梁:我也喜歡最後一段。

許:父親向他解釋什麼是共生有點掉書袋,那一段有點像書中抄下來的。

梁:不像一般人講的話。前面很零散,就是在最後一部分才把主題拉回來。錯別字很多。但論題目的話,這么多篇作品他是點題最好的。

《虛構的世界》

潘:我本身很猶疑這篇是第一還是第二。他的年代有自己喜歡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就構成了我們成長的過程。不過他寫的東西太新了,很新是優點,很符合現在年輕人的成長過程,但也有弱點,在句子的結構和描述方面,仔細看是看得明白的,但若要說順暢,就會有很多阻礙的地方。

許:我選他為第一。首先,他丟了一個很有挑戰的題目,再來他的文本豐富,題材在這些年來(的作品中)算是很新穎的。他駕馭這個虛擬的世界,這個世界很自我的祕境,很生動很活潑,有一些語病,但這是大家都有的問題。很耐咀嚼。再來他把動漫人物和自己的實際生活交錯,互為表裡,經營得很傳神,讓人知道他虛構的世界其實沒有消失,探望他的小叮噹。這篇有困難度,但經營得相當好。我覺得要鼓勵。

梁:我覺得寫散文不是在寫你看到的東西,而是從你看到的提煉出一些什麼。所以這一篇有很多描述,我甚至把每一段分成描述和評述。評述就是每一段從表象看到的發現了什麼做的結論。其實他描述手法是重疊的、一樣的,在描述了幾個段落之後會有一小段的評述。他從前面幾段的描述跳出來告訴你他想的是什麼,然後他其實分了三個部分:童年、少年,還有他在車站上看到的中年,跟現實社會扣得很緊。他的問題是長句子,前面還好,到了後面講印度中年的部分就有點失控。

許:最後幾段就很難讀了。

梁:題目是最弱的一個。但後來看了他的描寫,我給他第一名。

許:我也是。我常提醒同學,你喜歡的就要多認識一點。《虛構的世界》寫的是動漫,他加進了這些元素,也在銜接部分做得相當好。

梁:因其他的作品比如《任春堂》、《淹沒》都是屬於描述身邊的生活,有點像拷貝生活中的部分,不是在提煉對生活的想法,有些提煉了卻不是他自己生活中的想法,是他看到的老生常談。但這一篇是很符合他年齡的。還有句子的節奏感。我覺得寫的時候有在朗誦的感覺,比如“的”的運用,但有時候也太多了,最大的毛病是有時會有點拖泥帶水。

潘:那是我們經常在網絡小說看到的情況,節奏快,穿越也快。他(寫網絡小說的)方式很明顯。

許:潘老師覺得怎樣?他的銜接真的不錯,尤其是其中一段他還在自己的世界裡,媽媽還能叫他去買醬油,好像他隨時能跳出來。

潘:這就是沉迷於漫畫時的情況,危機時可以去買醬油,買了醬油後又能繼續接下去。這與我們小時候看武俠小說一樣。若你們堅持,這篇就是第一名。

評審獎討論:

潘:我覺得還是選3篇最好,我想選《老爸的保險箱》,但又不想放棄《淹沒》。

許:還有一篇《共生》呢?

梁:《淹沒》和《共生》相比,我會選《淹沒》。

許:如果只能二選一的話,就只能看誰的缺點比較少。不見得輕就會寫得好,但《老爸的保險箱》就是堅守在自己的崗位,然後把它發揮得淋漓盡致。

潘:但他沒有把“保險箱”看作是父親為保障自己孩子的未來這個部分,充分地表現出來。

梁:它的層次也不如《淹沒》。

許:但其他作品都有點類似樣版,我們能夠預測後來會發生什麼。他是一篇很符合期望的作品,《老爸的保險箱》卻不是,他讓人驚喜。

梁:我也想選3篇,這3篇都是風格不同的作品。我覺得以缺點多或少來選擇不太妥當。《老爸的保險箱》這篇我也喜歡,故事的後續發展的確有驚喜,做得不錯。

許:從《老爸的保險箱》的行文和鋪排看來,他很適合寫小說。他的情節安排很自然很生活化,經營得很完整,打動我。如果他真的得獎的話,這可能是史上最輕鬆的一篇。

討論結束,評審一致決定《虛構的世界》為首獎,《淹沒》和《老爸的保險箱》同選為評審獎。

Category: 第十一屆花踪文學獎評審紀錄 | Tags: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