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Category ◊ 花踪世界華文文學獎 ◊

Author:
• Sunday, September 04th, 2011

第六屆花踪世界華文文學獎得主王文興

第六屆花踪世界華文文學獎得主王文興

仿如宗教般的文學信念

對於文字的思考與鍛煉,王文興稱之為他與文字之間“無休止的戰爭”。反覆推敲小說語言文字,再三斟酌考慮標點符號、文句語氣,經過長時間、多次思考的錘煉與沉澱,這是王文興對文字的執著與一貫的態度。中篇小說〈龍天樓〉裡的一個句子,王文興可以反覆思索30多年,考量小說裡的文字、象徵、觀點和光影的變化,力求其精準完美的地步。2000年《家變》重排新版時,王文興花費一年時間校對,修改了約一百多字。同樣地,《背海的人》出版時,王文興也花費了一年的時間,校對小說裏所有的文字。對文字的完美要求,可說是已經到達近乎苛求的程度。在追求快速與崇尚速成的現代社會,一位小說創作者能全心全意投注於文學創作,甚至對小說裡的一句話苦思推敲30餘年,這幾乎是種絕跡而難得的堅持與美德。

對王文興而言,文字不僅是表意工具(意義的載體)而已,文字本身即是主體,語言文字即是文學藝術創造/打造的重點,故他極力鍛煉文字,每一個文字的揀選、每一句聲音的設計、每一段文字意義的營造,皆在苦心考量與精密計畫中,力求小說文字於表意、聲音與形象表現的完美組構。這也是為何王文興的書寫與創作是如此緩慢,一天最多只有30餘字,包括標點符號。

在面面俱到的思索與錘煉之下,文字的完整“生成”方有可能。對王文興而言,文學作品是活生生的,如同人的生命、歷史進程一般。他甚且考慮到整部作品的發展隨時間流逝、主人公心理情緒的轉變,而讓文字的節奏、語調、表現度產生轉變過程,運用語言文字的變化/變奏來達成表現效應。總體考察《背海的人》的文字與結構關係,王文興特意以文句安排來展現“爺”於“深坑澳”這“海上大舞台”的“聲音展演”,透過聲音語調與節奏上的轉變,反映“爺”流落深坑澳以來的心路歷程與情緒轉變。順時間之流,語言文字伴隨主人公的生命歷程與情緒起落,以長句、空白的交互變奏呈現,語言文字正如音符、顏料般隨創作者的巧思揮灑而淋漓盡致地釋放施展,語言符號以不同於我們習慣的形式現身,這是王文興獨特而龐大複雜的小說語言創造/打造工程。

逾50年來的創作歷程中,王文興始終堅守其文字美學的理念,與文字之間搏鬥的“戰爭”永無休止。王文興以時間歲月鍛鑄錘煉每一個文字,聚精凝神於每一句文句,在時間的長流裡,一字一句孤獨地逐步打造他的小說王國。他長時間地投入小說創作,字斟句酌的專注性,幾已近乎苛求完美的境地。時間的長河對他彷彿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心中理想的小說藝術錘煉與美學建構。他嘗試跳脫一般語言文字的表現模式,小說文字猶如藝術鍛煉,不僅要煉其“精要”,還要創新突破以達到最佳的敘事語言藝術。有時文字以黑體或粗體字形放大、堆疊重覆文字、空格與留白、注音符號、英文字母的運用……等各種“異質”化文字的方式,強調語言文字表象形式的精確度以展現效果,製造小說圖像視覺化的具體呈現,並講究小說的聲調節奏與音樂性。

王文興致力於小說文字的創新實驗,也許可稱之為“新白話文”運動,繼五四傳統以來,對於現代文學的一種新思考與新嘗試。如同喬伊斯、普魯斯特為20世紀的西方文學開拓了小說的藝術技巧與語言風格新境界,王文興也為中文小說創新了小說語言與實驗藝術的無限想像,將中文敘事語言的藝術推向一種理想境界,突破現有白話文的框架與缺點。

除了致力於文學創作外,王文興亦投身於“文學慢讀”推動工程的教育行動之中,不求回報,只希望把文學閱讀的熱情與執著傳承給新世代的年輕人。2005年台大教學40年退休之後,除了持續創作長篇小說,王文興在各大校園與民間講學的身影時而可見,與年輕人討論互動文學慢讀方法與其中閱讀的觀點見解。對於文學,他有創作的執著與熱情,也帶推廣文學慢讀的教育家精神,強調閱讀的重要,堅持慢讀的理想,一如他寫作之“慢”速,力求每一個字都達到理想的境界表現。“慢讀”成為王文興的文學信仰之一,“慢寫”成為他追求面面俱到的文學藝術創作必然的路程。在這一切追求快捷、速成、媚俗的21世紀裡,王文興代表的文學創作執念與作為,無疑是一種文學典範與文學至上的價值。( 文/洪珊慧)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2011.09.04

Category: 花踪世界華文文學獎 | Tags:  | Comments off
Author:
• Sunday, August 23rd, 2009
圖⊙聶華苓

圖⊙聶華苓

一九二五年聶華苓在湖北武漢出生,十一歲時,任貴州平越行政專員的父親被紅軍殺了,由寡母撫養她和弟妹們長大。一九四八年畢業于南京中央大學外文系,四九年輾轉來台,同年進入《自由中國》半月刊工作,擔任編輯,一年後被邀參加編輯委員會,是編輯委員中最年輕的,也是惟一的女性。

一九五○年聶華苓接掌《自由中國》文藝欄時,反共文學當道,她堅持以純文學的標準取舍稿件,為非反共文學作品提供了一個發表的園地。

正是這樣的堅持,文藝欄刊出一流的純文學創作,如梁實秋《雅舍小品》、林海音《城南舊事》、徐吁《江湖行》、吳魯芹《雞尾酒會》、陳之藩《旅美小簡》,余光中的詩,思果、琦君、張秀亞、徐鍾佩、鍾梅音的散文,潘人木和孟瑤的長篇小說。聶華苓被譽為最好的文藝編輯之一。

一九六三年是聶華苓人生一個極重要的轉折點。美國詩人安格爾獲得洛克斐勒基金會贊助,訪問亞洲作家,來台灣時,結識了聶華苓。次年聶華苓應邀到荷華,擔任作家創作坊顧問,一九六七年她與安格爾創辦國際寫作計劃,一九七一年兩人結為連理。

“國際寫作計劃”與“作家創作坊”是愛荷華大學兩個不同的文學計劃,對象與目標都不一樣。

一九四一年安格爾接掌“作家創作坊”一直到一九六六年,二十五年間發展為美國文學重鎮,主要對象為美國年輕作家,修完兩年文學創作課後,獲得碩士學位。也有外國作家參加,余光中、葉維廉、白先勇、王文興和歐陽子都獲得創作坊的學位。一九六七年創立的“國際寫作計劃”每年邀請外國優秀作家到愛荷華來訪問交流數個月,寫作、討論、朗讀、旅行,他們是駐校作家。來訪作家由國際寫作計劃挑選,四十年來已有一千兩百多位作家,從世界各地區來愛荷華。

“國際寫作計劃”在華人世界享有極高的聲譽,不僅開了兩岸三地作家在海外交流的先河,也是台港大陸作家與國際文壇接軌的平台。一九七六年安格爾與聶華苓被三百多位世界作家推薦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一九八二年同獲美國五十州州長所頒的文學藝術貢獻獎,聶華苓多次擔任國際文學獎評審。二○○八年,聶華苓被選入愛荷華州婦女名人堂。

星洲日報/文藝春秋‧2009.08.23

Category: 花踪世界華文文學獎 | Tags: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