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Friday, June 26th, 2015

2015-06-25 (星洲日報·副刊)

曾翎龍
馬華詩人,有人出版社負責人。

第十二屆花踪文學獎馬華散文、新詩雙首獎得主。

我的第一篇花踪參賽作品〈S.I.M〉沒得獎,但我願意講一講。

詩名源自英文“Solitude In Multitude”,是我在大學剛學得的一個社會學名詞,我把他譯作“群眾中孤寂”。你和一群人在一起,你只和自己在一起。這感覺幾乎纏繞我一整個青春期。

我小學畢業後從新村轉到10公里外的小鎮昇中學,陌生人事物都像“排我”,養成孤僻性格。〈S.I.M〉開首兩句是:昨夜宿命喬裝成一攤殷紅的血/壁虎盤旋于天花板無言。因為寫稿才翻看舊檔,看見自己寫下的這些熟悉但已然忘卻的文字,當初那種天煞孤星般的孤獨情懷又自湧起。

雖然沒得獎,此詩獲推薦發表於《學海》周刊147期。許多事情的意義和牽連,我們後來才會知道。1999年我加入報館,3年後當了《學海》編輯。報館附近有間陳達真開的音樂學院,就叫S.I.M(Selangor Institute of Music)。看過我的詩且不吝給予鼓勵的三3位初審評委方路、陳聯利、黃俊麟;5位決審評委李宗舜、潘碧華、劉育龍、林惠洲、許裕全,如今無一例外地成了我的朋友。

因為也有過自己的青澀時期,就會更寬容地看待年輕人的作品。這是我18年後的落選感言。

花踪系列講座

封德屏.曾翎龍對談

講題:在地願為連理枝 ──談文學、雜誌與出版

7月17日(五)•4PM•

Hospitality Lounge 1,KLCC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