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Thursday, July 23rd, 2015

張曉卿(左)頒發世界華文文學獎給余光中。

(吉隆坡18日訊)第十三屆花踪文學獎頒獎禮今晚在吉隆坡城中城會展中心盛大舉行,頒發的獎項包括馬華散文獎、馬華小說獎、馬華新詩獎、報告文學獎、馬華文學大獎及世界華文文學獎。

本屆世界華文文學獎的殊榮,是由“文學巨人”余光中榮獲,現年已屆87歲高齡的余光中遠道而來,從世華媒體集團執行主席丹斯里張曉卿爵士手上,接過擁有“文學奧斯卡獎”美譽的《花踪》文學獎銅雕;他也可獲得1萬美元獎金。

2001年增設的世界華文文學獎是《花踪》文學獎的最高榮譽,過去的得獎者包括王安憶、陳映真、西西、楊牧、王文興和閻連科。

余光中是享譽國際的文學巨人,成就跨越中西領域。他1928年生於南京,抗戰時期在重慶念中學,先在南大與廈大就學,後在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1959年獲愛奧華大學文藝碩士,曾任台北師大、政大外文系教授,19741985在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任教,1985年至今定居高雄,在中山大學任教,現任該校榮休教授。

黃錦樹獲馬華文學大獎

另外,馬華文學大獎的得主是馬華作家黃錦樹,他獲得2萬令吉獎金及一座《花踪》銅雕。

許裕全憑《邊佳蘭唱本》摘下馬華小說獎首獎,戴曉姍則以《豢養粲然》贏得評審獎。

本屆馬華散文獎首獎從卻,龔萬輝、許怡怡和許裕全3人同獲評審獎,他們的得獎作品分別是《咖哩星球》、《高塔》及《女兒魚》。

馬華新詩獎首獎的得主是方路,他的獲獎作品是《卵生鄉愁》,邢詒旺則憑《悼詞》奪得評審獎。本名為李成友的方路,也是《星洲日報》總社的高級記者。

許裕全“連中三元”

另外,許裕全的《搖滾吧!浪花》為他奪下報告文學獎首獎,使他在本屆文學獎“連中三元”,鄧雁霞則以《難民的歸家之路》贏得評審獎。

許裕全(左)與戴曉珊分別拿下馬華小說獎首獎和評審獎。

許裕全(左)與戴曉珊分別拿下馬華小說獎首獎和評審獎。

小說獎首獎得主許裕全(作品:《邊佳蘭唱本》

把獎送天上的父母

花踪辦了13屆,是越辦越好,我有榮幸得到這個獎,非常感謝評審的肯定。文章不爭一時,而爭千秋,希望花踪能夠繼續辦下去。我也要把這個獎送給天上的父母,他們讓我知道什麼事情都要努力,才能得到成果。

馬華小說評審獎得主戴曉珊 (作品:《豢養燦然》)

設下目標寫得更好

我一直都在寫作,寫了很多,也參加過文學比賽,我覺得自己寫得不夠好,我會設下目標寫得更好。我要感謝生命中所有人,不管重不重要,他們都成就了今天的我。

3名馬華散文評審獎得主。左起為許怡怡、許裕全及龔萬輝。

3名馬華散文評審獎得主。左起為許怡怡、許裕全及龔萬輝。

馬華散文評審獎得主許怡怡

作品:《高塔》

會更加努力

我來自砂拉越詩巫,這是我第一次參加花踪獎,很感謝花踪獎給我的肯定。雖然首獎從缺很遺憾,但我下次會更加努力,爭取首獎。感謝語言文字選擇了我。

馬華新詩首獎得主方路

作品:《卵生鄉愁》

花踪成就指標

花踪文學獎對我來說是一個目標,我參加了10屆,是為追求成就的指標,它是一個多元性競爭的舞台,通過這個平台讓本地作家的水平可以提升到另一個水平。我會將這份得獎榮譽與報館同事分享。

馬華散文評審獎得主龔萬輝

作品:《咖哩星球》

喜見年輕作者得獎

今年花踪文學獎散文組沒有首獎,這也意味着這個獎項的標準已經提高了。這不全然是壞事。看到入圍名單中有更多年輕作者,是我們這一輩希望看到的,而3名評審獎中有一名是新作者,這是我高興看到的。

許裕全(左)與鄧雁霞分別拿下馬華報告文學獎首獎與評審獎。

許裕全(左)與鄧雁霞分別拿下馬華報告文學獎首獎與評審獎。

報告文學評審獎得主鄧雁霞

作品:《難民的歸家之路》

盼能幫助難民

《難民的歸家之路》是我2年前隨妙贊法師到緬甸探訪當地難民後所寫的一篇報導。

非常幸運能夠憑着這篇作品得獎,希望通過文章能夠幫助難民,不只是緬甸的難民,還有馬來西亞及其他各地的難民。

第六次來馬 父定居麻坡

余光中:我與大馬很有緣

這次我來馬來西亞,有人問我,你是第一次來嗎?還是第二次?不是的,這是第六次來。

其實早在我來馬來西亞之前,一個跟我最有關係的人,比我早來了很多很多年,就是我的父親余超英先生。他在1917年從家鄉泉州的永春縣來馬來西亞麻坡定居,從事馬華中文的教育。

海水到處有華人,華人到處有花踪。花踪倒過來讀就是中華。世界上有三大語系,一個是英語,一個是西班牙語,可是人口都不如中文為母語或第二母語的人口多,人口之多,使用之廣,實在值得我們驕傲。一個人如果把華文學好,再學好英文,就走遍天涯無往不利。

讚馬華文學越來越上升

我們歷年來一直說兩岸三地,可是現在馬華的文學越來越上升,或許我們可以說三岸四地,三岸就是馬來西亞加上東馬,四地就是加上馬來西亞。馬華文學的前途是無限的。

我今天有領奧斯卡獎的感覺。好萊塢領獎的人總要提自己的父親母親,我要提的是我的妻子。

我的作品,他是第一個讀者,他為我抄錄。我到現在都是手工業,我從來不上網,從來不用電腦,她在別的地方也幫我很多,在家務上總是站在前線,讓我在後方能夠安心。真得非常感謝她。

這次跟我來的還有老二余幼珊。我四個女兒,大女兒珊珊是學藝術史,也跟我同行,我也喜歡藝術;二女兒幼珊英國文學,也跟我同行;三女兒佩珊是企管系,最小的四女兒季珊在法國學設計。

我覺得有我的家庭在背後支撐我,我是非常幸運的。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