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 Monday, October 26th, 2015
余光中接受媒體聯訪時指出,人的七情六欲都可以用詩來表達,不完全只能寫來表示悲哀,他自己也寫過幽默詩。他以所寫的《食客之歌》為例子:如果菜單夢幻像詩歌,那麼賬單清醒像散文,而小費呢吝嗇像稿費,食物中毒嘔吐像批評。

余光中接受媒體聯訪時指出,人的七情六欲都可以用詩來表達,不完全只能寫來表示悲哀,他自己也寫過幽默詩。他以所寫的《食客之歌》為例子:如果菜單夢幻像詩歌,那麼賬單清醒像散文,而小費呢吝嗇像稿費,食物中毒嘔吐像批評。

(吉隆坡19日訊)作家余光中認為,語言雖然會隨着時代變化,但不能把火星文這些文理不通的文體說成是新語言。 他說,真正的變化跟進步是一回事,但懶惰或沒有學問是另一回事,不可能混為一談。

對於年輕一代發展出來的文字,他雖然認為這種趨勢是健康的,但不能因此把文理不通的都說成是新語言。

剩三分一時間閱讀寫作

甫獲得第13屆花踪世界華文文學獎的余光中,今日下午接受中文媒體聯訪,針對文學、語言等課題發表他的看法。訪問中,他也暢談自己的生活,言談間處處展現幽默與睿智。

他一生以詩、散文、評論和翻譯作為自己寫作的四度空間,他形容自己三分之一是學者,三分之二是作家。“如此一來,大學同事認為我是文壇的人,文壇上的人又認為我是學院派,所以都不跟我競爭,我也不會搶他們生意。”

對馬華文學觀察不深

至於日常生活,他指現在三分之二的時間花在到處去出席活動,只有三分之一的時間用在閱讀、寫作等方面。他也希望自己能安定一點,不用天天出動。

這次雖然是他第六次來馬來西亞,但他坦言對馬華文學的觀察不夠深入。至於馬華文學應如何縮短與世界華文文學的距離,他認為這要看作家的努力和成熟度,以及海外華文作家對他們的評價。他希望花踪的世界華文文學獎也會有獎落馬來西亞的一天。

對於現今的華文寫作水準,他說,越是新生代越是利用科技,寫作方式有所不同。他認為年輕一代比較朝前看,年老一代比較珍重歷史。

文言很重要

余光中覺得文言很重要,尤其要成為華文作家,要懂得兩個傳統,一個是從詩經楚辭以來的大傳統,另外一個是五四新文學運動以來的小傳統。他說,文言在我們的生活仍然重要,它以成語的身分留下來,而成語存在着基本美學。

訪問中他也提到他跟妻子的相處之道。他曾經在夫妻倆結婚30週年時寫過一首詩──《珍珠項鍊》,還買了一條珍珠項鍊給妻子。

“我寫的這首詩,說我們30年的往事就像滾落在很多角落裡的珍珠,可是這項鍊來了之後,就把很多珍珠串在一起。這30年怎麼過呢?晴天就是露珠;雨天就是水珠;我們不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念珠,互相懷念。”

明年是他們夫妻結婚60週年,也就是鑽石婚。他幽默說道:“大概這次來的演講費還不夠買鑽石婚的禮品。”

另外,對於有媒體詢問他對明年台灣總統選舉的看法,他表示自己不是政治評論家,那些每晚上電視節目開講的台灣名嘴也許比他更了解。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