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Author:
• Thursday, June 25th, 2015

《戀愛課:戀人的50道習題》 ·陳雪 著·印刻出版

我們從一個人的孤獨,走向了複雜而多變,豐富卻難以掌握的兩人世界,是要使我們從習以為常的慣性裡走出來,有機會長成自己更喜愛的樣子。

熱戀的時候,心心相印,即使對方講的是外國語言,你似乎也能聽得懂,即使你們比手畫腳,甚至以圖畫溝通,好像文字語言也都不是障礙。

但那樣的時間只要一進入相處,就露出原形。

愛是需要溝通的。

以前,覺得自己不理解別人,別人也無法理解我,除卻熱戀的一瞬間,之外全是孤島,於是特別喜愛熱戀,不斷追求開始,彷彿那短暫而魔術的瞬間,你真正與另一個人相互碰觸過對方生命的核心。

那是真的,也是幻覺。

戀愛最初,都在講故事,像猛烈燃燒的蜡燭,用彼此過去的快樂痛苦獎賞傷痕做成燃料,一整夜一整夜地放亮,那時還稱不上溝通,也不算是理解,可以說,是在建立資料庫。但那時真美,那時柴米油鹽,甚至交通距離等都不是問題,那時,戀人們只求時間永不停止,你們說整夜的話,寫整夜的信,那時還沒有哀鳳,不怕手指抽筋地一封一封發著短訊,那時,每次見面都像是最後一次,生命裡有那麼多想讓對方知道的,想知道對方的,綿綿話語,春蠶吐絲,無盡無期,那時嘴巴多忙碌,一會接吻,一會講話,有時接吻與講話也會碰在一起。

有時是深夜,輾轉夢裡,醒來,兩人像想起什麼似地,又纏著對方傾訴了一番。有時是清晨,因為睡眠將兩人分開,便要快快補足距離那樣,把夢境說出來,一夜不見,如隔三秋。

因為是那麼想要理解對方啊,於是,一日一日增加見面次數,於是,漸漸漸漸,住到了一起。

隨著相處時日的增加,你赫然發現自己並不那麼理解對方,“理解”變成一個奇怪的字眼,特別容易在爭吵時出現,過往的心電感應,心心相映,很容易變成“各說各話”、“雞同鴨講”,過往來不及似的互相體諒,體諒到把人生都重疊起來也不夠的地步,如今,多餘的體諒變成“內心戲”,多上演5分鐘就會導致爭執。

不是相處摧毀了愛情,是愛情才要從相處開始。

熱戀期的電光石火,那些無言自明,不言可喻,甚至不可理喻的,兩人像前世戀人,像失散的雙胞胎,像遺失的一角遇到你才會完整,這些比喻都不誇張,都是真的,但那只是開始,有的考驗久一點才會到達,有的,還沒經過考驗,下台燈光就亮起來了。

“如何耐心耐性不緊張不過度想像地聽懂對方的話語”、“如何不卑不亢不怕對方生氣不怕自己難堪地讓對方理解自己的話”、“如何說出應該說出的句子”、“什麼是該說的”、“要如何說”、“如何聽”……有時內心如雷敲打,咚咚咚咚,那些這些以為她都聽得見,當然沒辦法,不好好說出來誰也不能理解。

“理解”的敵人是想像,尤其是受傷的想像,“誤解”的幫兇是上錯檔的內心戲,是自以為是的體諒,是不夠完整的推理,“理解”,除了放下成見,放下自尊、自私、恐懼、面子,甚至是放下對他既有的理解,是帶著“同理心”,但又不要帶著“先同理他然後又突然同理起自己,接著又抱怨為什麼他不能這樣同理我”的複雜心情,要他人理解自己,手續也差不多,最忌諱的是心裡想著:“其實我知道你不可能理解我”、“果然你又誤解我了吧!”

“理解”,是關係裡一條長河,要時時疏通,隨意飄下幾片落葉碎石就會淤塞,“理解”可以隨著時間累積,但只要一把怒火(或妒火)就足以瓦解。“理解”,在學習理解他人的同時,你驚訝發現最難理解的是自己,你目瞪口呆對於新發現的這個自我,這個張口結舌企圖理解,企圖說明,企圖於關係裡尋找溝通的人,這個自己,如此陌生。

不要害怕,那就是理解的第一步了。

“理解”總是伴隨著恐懼,伴隨著失落,伴隨著可能的失去,伴隨著爭執,伴隨著誤解,伴隨著孤寂,伴隨著無能為力。

“企圖使人理解”則可能伴隨著“羞愧”、“不安”、“內疚”、“丟臉”、“憤怒”、“無能為力”。

都一樣,理解的過程本就不是為了舒適而設計,“自我”經常都是布滿傷痕,一觸即發的彈藥庫。

“然而,即使如此,那樣努力地想要理解戀人,也使對方理解自己的,那份惶惶的心意,其實比熱戀時的心意相通,電光石火,更接近愛,因為那需要更多的耐心、等待、付出、自信,那簡直需要透過檢視自己的一生,過往遭遇,身上傷痕,才有可能真實到達,當我們準備開始理解,當我們正在遭逢理解的問題,或許那所謂的“魔幻熱戀期”已經結束了,但曾經有的他心通,那些純粹又難以形容的靈魂的碰觸,依然存在著。

要讓這些變成通向“理解”的基石,而不是造成“幻滅”的原因。

愛總是不可理喻,毫無道理地來了,而我們能做的,也只是讓它“可以理喻”,“可以講理”,有一條“可以繼續”的道路。

繼續前進吧,戀人們!

【花踪系列講座】

講題:性別與文學(台灣文學節呈獻)

•7月12日(日)•10.20AM•Hospitality Lounge2,KLCC

講題:孤獨及其所創造的小說、夢境、記憶、愛情(台灣文學節呈獻)

•7月12日(日)•5PM•海外華文書市主舞台

講題:小說的力量

•7月13日(一)•2PM•Hospitality Lounge1,KLCC

Category: 第十三屆星洲日報花踪文學獎 | Tags: ,  | Comments off
Author:
• Thursday, June 25th, 2015

2015-06-23 (星洲日報·副刊)

曾翎龍,馬華詩人,有人出版社負責人。

第十二屆花踪文學獎馬華散文、新詩雙首獎得主。

1996年以前,我對花踪一無所知。或說,我的花踪記憶始於1996年,那時我在農業大學(翌年易名博特拉大學)唸文憑班,假期時到雪州錫米山華小當代課老師。應該就那麼3個月(8月至11月),留下的殘缺畫面,除了當年二年級的幾位可愛同學(已經記不清名字),便是花踪。

1995年第三屆花踪文學獎增設新秀獎,成績出來後我躍躍欲試。參賽者限定20歲以下,第四屆征稿時我19歲,再不參加便超齡。19歲正是馬兆駿“那一段騎機車的往事”,享受速度享受友情,享受創作也期盼未來。就在機車往返間,我完成了生平第一首參賽詩──《S.I.M》。

自知字醜恐惹評審唾棄,千方百計想要電腦打字列印。但我只有一台滴滴答答響的英文打字機,即使借得大學屋友的電腦,也不會輸入。好在錫小有位林國雄老師(或林正雄?),自告奮勇幫我打字。打好了讓我看,哎,標點符號都是半碼,可憐的破折號短短的–還分開呢。總比手寫強(字體潦草者不列入評選,這話多傷人啊)。

林老師用的輸入法叫“南極星”。我們這一輩會記得,njstar,或中文之星cstar。都很遙遠呢──《S.I.M》後來沒得獎,花蹤那朵花,怕是長在小王子的B612星球。已經是20年前的事了呢,打着這篇稿時特意找了馬兆駿的歌播着:“還記得那年我們只有19歲,現在已不再年輕……”

花踪系列講座

封德屏.曾翎龍對談

講題:在地願為連理枝 ──談文學、雜誌與出版

7月17日(五)•4PM•

Hospitality Lounge 1,KLCC

Author:
• Saturday, May 30th, 2015

Author:
• Thursday, May 28th, 2015

Author:
• Tuesday, March 31st, 2015

花蹤新秀得獎感言大合照 (左起)新詩組評審獎得主李俐瑩、陳奕進、首獎得主鄭羽倫;小說組首獎得主邱偉揚、評審獎得主陳穎萱;散文組首獎得主江柳卿、評審獎得主張月華。(散文組評審獎得主陳怡廷未克出席頒獎典禮)

花踪新秀得獎感言大合照 (左起)新詩組評審獎得主李俐瑩、陳奕進、首獎得主鄭羽倫;小說組首獎得主邱偉揚、評審獎得主陳穎萱;散文組首獎得主江柳卿、評審獎得主張月華。(散文組評審獎得主陳怡廷未克出席頒獎典禮)

新秀新詩組

首獎

鄭羽倫《為你撐傘》

我是一名理科生,這首詩是在實驗室裡完成的。那時我剛好在寫畢業論文,所以都在實驗室裡培養細菌、做科學實驗。等待實驗結果時,我就會打開電腦來寫這首詩。詩有一種很特別的美感,讓我在生活壓力下得以喘息。當時發生了香港佔中以及其他民主相關的事件,我想,我們力量雖小,但我們可以做得更多。既然我可以通過文字來貢獻一份力,而詩能兼容一種美感和社會的需要,又能讓我在忙碌生活中得到休閒,所以我何不寫詩?

評審獎

陳奕進《為青春填寫的贖罪券》

我還蠻感動的,因為要不是提高了比賽年齡限制,我應該是不能參加這個比賽的。我之前也參加過幾屆花踪新秀獎,有努力過可是沒有成果,到了今天才有成果。我沒有特別要感謝的,因為文學是一條孤獨的道路,到實際操作的時候也要靠自己去經營和完成。不過這次得獎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肯定,所以我會繼續努力。

評審獎

李俐瑩《情詩》

我第一次寫詩是在中學時期,這是我第二次寫詩。我是醫學系學生,比較少遇到知音,所以每次寫作都是一個人。我之前讀過不少詩,也看過別人對詩的評論,有兩個評論是讓我比較印象深刻的,第一個是,人家說寫詩就像泡妞,可是泡不成;第二個是說詩人都是不能寫和亂寫的,可是該做的事一樣也沒做。如果我可以當一個詩人,我不想做這樣的詩人。

新秀新詩組得獎者:左起評審獎得主李俐瑩、首獎得主鄭羽倫以及評審獎得主陳奕進。

新秀新詩組得獎者:左起評審獎得主李俐瑩、首獎得主鄭羽倫以及評審獎得主陳奕進。

新秀散文組得獎者:首獎江柳卿(左)評審獎張月華(評審獎陳怡廷未克出席)

新秀散文組得獎者:首獎江柳卿(左)評審獎張月華 (評審獎陳怡廷未克出席)

新秀散文組

首獎

江柳卿《閣樓花事》

我很驚訝能得獎,因為我沒有想到。上一次我也參加過這個比賽,不過那時並沒認真寫,沒得獎是意料中事。這次參加則是想給自己一個肯定,因為我是讀師訓的,在文學的路上很少人可以陪我一起寫,一起討論,這次的肯定鼓勵我繼續走下去。感謝我的家人,從小他們就會在飯桌上和我講一些家族故事。感謝學院的老師,他們也給我很大的鼓勵。

評審獎

陳怡廷《南迴光軸》

我很感謝我的父母,因為沒有他們就沒有我,這些年經歷的人事物都變成了很好的成長養分和能量。能靜下心來讀書寫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我會繼續走下去。得獎令我感到很驚訝,這是第二次參賽,入圍就是一種肯定。我希望自己未來有更好的成績。

評審獎

張月華《紅豆》

謝謝學校老師的教導,感謝父母鼓勵我參賽以及朋友的幫助。我覺得散文會比較容易寫,小說和新詩我都不太擅長。很意外可以得獎,這能鼓勵我繼續參賽。

新秀小說組

首獎

邱偉揚《洞口》

這是我第二次參賽,第一次落選是因為我超過字數。這次我完全沒有信心,剛剛評審老師說我的作品故事流暢、處理得非常好,我覺得我並不像老師說的那麼好。這兩天參加後浪文學營,我聽到很多老師分享了寫作的技巧,我並沒有達到這樣的水準,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無論如何,我會繼續寫小說,因為這是我最擅長的文體。

評審獎

陳穎萱《不過如此》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花踪,可以拿獎,我很激動。感謝評審老師的肯定,未來我會更努力。這篇小說主要講述一個家庭瑣碎的生活細節,這些小細節湊成了生活中的小拼圖,唯有把每一片小拼圖拼湊起來,我們的生活才會更美好。未來我會繼續嘗試寫不同的問題。

花蹤新秀得獎感言小說組 新秀小說組得獎者:首獎得主邱偉揚(左)及評審獎得主陳穎萱。

花踪新秀新秀小說組得獎者:首獎得主邱偉揚(左)及評審獎得主陳穎萱。

僅此邀約——

7月18日第13屆花踪文學獎頒獎典禮我們再見!

Author:
• Monday, March 30th, 2015

Author:
• Monday, March 30th, 2015

Author:
• Monday, March 30th, 2015

Category: 第十三屆星洲日報花踪文學獎 | Tags: ,  | Comments off
Author:
• Tuesday, March 24th, 2015
第一屆花蹤後浪文學營的營員與工委會在拍大合照時比出花的手勢,象徵花蹤。第二排坐者左起為營長鄭文彬、峇株巴轄敦依斯邁中學帶隊老師蔡玉琴、吉隆坡中華國民型中學帶隊老師陳芳芳、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客座教授舛古銳、梁靖芬、黎紫書、朱宥勛、新紀元大學學院中文系主任伍燕翎、曾毓林、《學海》主編曾翎龍、龔萬輝、呂育陶、許裕全、周若鵬、方路和營長曾詠邰。

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的營員與工委會在拍大合照時比出花的手勢,象徵花踪。第二排坐者左起為營長鄭文彬、峇株巴轄敦依斯邁中學帶隊老師蔡玉琴、吉隆坡中華國民型中學帶隊老師陳芳芳、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客座教授舛古銳、梁靖芬、黎紫書、朱宥勛、新紀元大學學院中文系主任伍燕翎、曾毓林、《學海》主編曾翎龍、龔萬輝、呂育陶、許裕全、周若鵬、方路和營長曾詠邰。

(加影17日訊)為期3天的首屆花踪後浪文學營今日圓滿結束,工委會同時也頒發了後浪文學營創作獎,鼓勵新一代的文學創作者。

後浪文學營創作獎總共分為三組,即小說組、散文組和新詩組。小說組的參賽作品有24件;散文組44件;新詩組50件。每組各設首獎與評審獎。

小說組奪首獎散文組獲評審獎

得獎者當中,丘凱文是雙料得主,他同時獲得小說組首獎和散文組評審獎。另外,新詩組首獎得主李俐瑩和評審獎得主陳奕進,他們在前一天已奪下第13屆花踪文學新秀獎的新詩組評審獎。

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是配合花踪文學獎新增設的活動,由星洲日報主辦、花踪文學獎工委會策劃,獲新紀元大學學院中文系與《學海》周刊協辦,旨在讓熱愛文學的中學生及大專生有機會與作家們近距離交流,一同分享文學創作心得。

這項為期三天兩夜的文學營在新紀元大學學院舉行,講師陣容包括台灣新銳小說家朱宥勛及多位本地作家與詩人如黎紫書、梁靖芬、許裕全、呂育陶、方路、龔萬輝和周若鵬。他們同時也是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創作獎的評審。

評審講評參賽作品缺點

小說組的評審有朱宥勛、黎紫書和梁靖芬。朱宥勛在代表評審講評時表示,有一半的參賽作品不能稱之為小說,因為這些作品嚴格來說只是在記錄生活而沒有故事。他勉勵有志於文學創作的人,寫出就算別人不認識你,也能透過你故事理解你的作品。

散文組的評審則有龔萬輝和許裕全。他們本來期待有作品能讓他們感到驚喜,但結果寄來的作品讓他們覺得少了一點創意。不論如何,許裕全認為得獎的作品在文字方面的表現還不錯。

至於新詩獎,評審則包括周若鵬、呂育陶和方路。周若鵬表示,評審們很快就取得共識選出得獎作品,其餘作品則缺乏詩意,例如有人嘗試運用意象技巧,卻無法帶出訊息。

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曾毓林在為文學營作總結時指出,參加文學營之後未必得成為文學家,只要營員們在過程中學到東西和燃起對寫作的熱忱,對主辦單位來說已是功德圓滿。

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總共吸引285名愛好文學的青年參加,他們有的來自北馬和南馬,有者甚至從東馬遠道而來,也有不少營員是在學校中文老師或寫作班老師的帶領下前來參加。

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創作獎得獎名單

  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新詩組創作獎的得主與評審:左起為方路、呂育陶、宋萬成、李俐瑩、陳奕進和周若鵬。

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新詩組創作獎的得主與評審:左起為方路、呂育陶、宋萬成、李俐瑩、陳奕進和周若鵬。

新詩組

首獎:李俐瑩《尋河時代》

評審獎:陳奕進《得獎感言》、宋萬成《公式》

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散文組評審龔萬輝(左一)和許裕全(右一)頒獎給梁馨元(左二)及丘凱文(右二)。

散文組

首獎:梁馨元《如風少年》

評審獎:伍祖涵《在宿舍裡》、丘凱文《四月懷愁》

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小說組創作獎的得主與評審:左起為黎紫書、邱偉揚、丘凱文、朱宥勛和梁靖芬。

小說組

首獎:丘凱文《啞》

評審獎:邱偉揚《再遇石斛》

Author:
• Friday, March 20th, 2015

9位作家在“今晚文學不打烊”的環節中與營員分享“我如何開始寫作?”。左起為曾翎龍、許裕全、龔萬輝、周若鵬、呂育陶、梁靖芬、黎紫書、朱宥勳和方路。

9位作家在“今晚文學不打烊”的環節中與營員分享“我如何開始寫作?”。左起為曾翎龍、許裕全、龔萬輝、周若鵬、呂育陶、梁靖芬、黎紫書、朱宥勳和方路。

(加影15日訊)280名愛好文學的青年昨午為文學而來,聚集在加影新紀元大學學院無極廳,參加第13屆星洲日報花踪文學獎工委會所舉辦的“第一屆花踪後浪文學營”。

原本“後浪文學營”只開放100個名額,不過文學青年的反應超乎工委會成員的想像,報名者激增到280名。

他們有者遠從北馬或南馬而來;有者單槍匹馬;也有者在學校華文老師或寫作班老師的帶領下浩浩蕩蕩而來,那一張張對文學和寫作充滿熱情的臉孔,令星洲日報同事及國內外講師皆深為動容。

這項由星洲日報主辦、花踪文學獎工委會策劃,獲新紀元大學學院中文系與《學海》周刊協辦的青年文學營,是本屆花踪文學獎新增設的系列活動。

與作家們近距離交流

它旨在讓熱愛文學閱讀、有志於文學創作的中學生及大專生有機會與作家們近距離交流,一同分享文學創作的心得和感悟。

文學營的講師陣容有來自台灣的新銳小說家朱宥勳及本地一眾知名作家與詩人如黎紫書、梁靖芬、許裕全、呂育陶、方路、龔萬輝、周若鵬和曾翎龍。這幾位本地知名作家同時也是花踪文學獎和多個台灣文學獎的常勝作家。

難得的是,他們3天皆全天駐守在文學營內,並分別主講小說、新詩及散文3種文類的創作手法和技巧,以勉勵青年勇於提筆創作。

黎紫書(右)談小說的人物;梁靖芬談小說的衝突與張力時,讓台下文學青年獲益不少。

黎紫書(右)談小說的人物;梁靖芬談小說的衝突與張力時,讓台下文學青年獲益不少。

海內外作家詩人分享創作 互動交流笑聲連連

為期3天的後浪文學營昨天下午正式展開,黎紫書和梁靖芬主講“小說的人物、衝突和張力”;台灣新銳小說家朱宥勳主講“文學教我的事”;晚上則是朱宥勳、黎紫書、梁靖芬、許裕全、呂育陶、方路、龔萬輝、周若鵬和曾翎龍在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曾毓林主持的“今晚文學不打烊”交流會中分享“我如何開始寫作?”9位作家侃侃而談,場內也笑聲連連,輕鬆且溫馨。

今天的節目包括龔萬輝和許裕全主講“散文的時間、真實與虛構”;方路、呂育陶和周若鵬主講“新詩的抒情、批判與魔法”、作家零距離交流會,晚上則有第13屆花踪新秀獎頒獎典禮《後浪文集》推介禮和文藝演出節目,如周金亮、林文蓀演繹《花踪之歌》、周若鵬朗誦新詩、新紀元學院呈獻戲劇小品等。每天的節目也包括營員作品分享與點評。

除了征文性質的花踪文學獎新秀獎成續會在現場揭曉之外,工委會也設了“花踪後浪文學營創作獎”,頒給現場創作中寫得最好的營員,他將獲得價值1千令吉的書券。

朱宥勳主講“文學教我的事”,讓營員對小說創作有更具體的概念。

朱宥勳主講“文學教我的事”,讓營員對小說創作有更具體的概念。

Category: 第十三屆星洲日報花踪文學獎 | Tags:  | Comments off